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他是谁》余爱芹被薛家键抽的那管血,隐含着令人发指的丑恶真相

时间:04-03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73

《他是谁》余爱芹被薛家键抽的那管血,隐含着令人发指的丑恶真相

文|阡陌君一个既没有家世,没有背景,又性格孤僻的人,在《他是谁》中会有怎样的遭遇?余爱芹性格孤僻,不爱说话,喜欢死亡金属音乐和悲剧爱情文学,她来告诉我们答案。她消失在了1996年。那一年,余爱芹刚成为宁江医学院的新生。而她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帧画面,出现在了四坡路。此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再没人提起,也从未有人立案。然后呢?没有然后了。 卫国平对陈山河的死,耿耿于怀是真的;汤志远第一次打捞尸块,恶心至极是真的;甚至连聂小雨对卫国平的痴情,都有数字为证。可是“余爱芹之死”和这些感觉通通不同,她像是穿透了幻影和现实隔膜的一把利剑,从大荧幕直指观众的内心。为什么?因为余爱芹,她太真实了。她像生活中大部分的人,但又比绝大多数更高尚。 余爱芹被薛家键抽的那管血,隐含着令人发指的丑恶真相。余爱芹被碎尸只是掩藏她器官被拿走的真相赵世杰给医学院捐建了实验室,而负责这个实验室的人就是薛家键。薛家键是这样说的: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别再为难我了,你们去问赵世杰吧,我其他针对什么都不知道,都是他让我干的。赵世杰不是什么好人,行善积德的事情,他干不出来,准确来说,他是一个商人,无奸不商,他就是一个奸商。这一点从他看上电机厂的地皮就知道了。 如此的利大于义,如此的精致利我,如此的奸诈,他又怎么会无条件地、无需求地捐建实验室呢?之前一直猜测余爱芹的笔者男友是胡峰,可惜我们都错了。余爱芹的那个笔者男友是一个已婚的作家。作家想写一部关于医学院的小说,余爱芹就写信给他提供自己写的小说素材,作家却剽窃了她的作品,润色后发表在书刊上。从那个作家那里得知,余爱芹把自己所见所闻写在了小说当中,当成了素材,给了那个作家。余爱芹发现负责管理生化实验室的薛家键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是个变态色狼,她自然也把这些写进了小说里。 某次,她被薛家键迷晕后抽取了血液。晕倒之前,视线模糊,她渐渐失去知觉,醒来后,她并没有因为薛家键抽了她的血液而有多难过,她只是以为自己被薛家键那个变态色狼侵害,而伤心难过。她回宿舍,哭了一晚上。对谁都没有提起这件难以启齿的事情。也就是卫国平去走访她舍友,她舍友说她在宿舍哭了一晚的那一次。再之后,余爱芹就失踪了。 余爱芹的血型非常罕见,在人群中只占十几万分之一。警察在实验室发现了一支血样,那血样就是余爱芹的。余爱芹的特殊血型,就是她被碎尸的真相。至此,薛家键、赵世杰和余爱芹之间的联系就渐渐清晰了。赵世杰想要寻找一种特殊的血型,就是余爱芹那种罕见的血型。这也就是他捐建实验室的根本原因。而薛家键凭什么听从赵世杰的调遣,就凭着他让薛家键负责实验室这点甜头,是远远达不到控制薛家键的魄力的。是赵世杰发现了薛家键的丑事,才能以此威胁薛家键。赵世杰只让薛家键寻找合适的血型,至于干什么用,余爱芹又会有怎样的遭遇,他是不知情的。 薛家键抽取的那管血,就是赵世杰要找的罕见血型。他们主要是为了拿走这种血型的人的器官,为的就是给某个人移植。而碎尸,就是掩藏余爱芹器官被拿走的真相。余爱芹的器官移植给了谁?宋哲查到了一个人,叫做赵世铎,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赵世杰背后的那把大伞,他去找顾局,吴克叫来了赵世铎,吴克有一句话问到了赵世铎的父亲,他是这样说的:我听说令尊也是老前辈呀,老人家身体怎么样最近?赵世铎是这样回答的:身体还行,就是脑子啊,有些糊涂了。 亲情是什么?很多时候,亲情根本不是后来培养起来的一种漫长的感情。它就是一种血缘。因为是父亲,因为是兄弟姐妹,即使没有后天太多的情感交织,可因为血缘,便自然而然地生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情感。赵世铎是赵世杰的哥哥,他离开了吴克的办公室,就叫来了赵世杰,他责怪赵世杰给自己找麻烦,责怪赵世杰让自己被公安局叫去喝茶,他为赵世杰的事去找过蒋广善,不是因为他有多爱手足,而是因为那是他的弟弟。赵世铎给赵世杰善后,不是因为他爱自己的弟弟,很多时候,他就是没办法,因为,他们是血肉至亲。 赵世铎对弟弟,赵氏兄弟对他们的父亲,都是一样的血肉至亲,赵世杰出事,赵世铎就会毫不犹豫地、咬牙切齿地出来善后,那么,如果他们的父亲,出了什么事,亦或者,生了什么病,同样,赵氏兄弟也会因为那份割舍不断的血缘,毅然决然地出手,无关爱或者不爱。赵世杰捐建实验室,主要是为了寻找能够跟他父亲血型相匹配的人。从赵世铎和吴克的谈话来看,赵氏兄弟的父亲身体是出了毛病的。本来,父亲在他们面前就是威望的存在,父亲病了,他们一定会千方百计地寻找合适的配型。一来,他们的父亲是老前辈,虽然退下来了,但是只要他还在,关系就还在,人走茶凉,对赵世铎的前程没有任何好处。二来,亲情没有那么伟大,很多时候,面对那个烂包的家,我们不会无怨无悔,也无法看透那亲情的本质,我们大多时候,极度地想要逃离,但不得不接受,不得不留下。而亲情也没有那么凉薄,再无情的父母,再无情的儿女,因为有了那一层血缘,还会有片刻的温情,还是会在死亡的关键时刻,“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还是会想“我彻底无父无母”了。 亲情,就是岁月和血缘的交织,岁月会让亲情的升华和变质,而血缘是一根线,生生割不断的线。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它都在那里,腐烂着,或者灿烂着。不管赵世杰和赵世铎有多在乎他们的父亲,亦或者有多不在乎他们的父亲,他们都会寻找配型的器官,千方百计,甚至不折手段。是谁故意在医学院抛尸块,想要陷害薛家键?分析案情的时候,宋哲和刘顺奎说过:凶手是为了报复薛家键,故意把尸块抛在医学院,把警察引过去。 那么问题来了,是谁在故意陷害薛家键呢?薛家键和赵世杰虽然是在同一条船上,可他们始终不是同一条心。从一开始,就是赵世杰利用薛家键的丑事才把薛家键拉上船的,怎么会毫无芥蒂呢?薛家键不会一直很听话,当他做出一些不利于赵世杰的事情时,赵世杰就会换汤不换药,拿出薛家键的丑事来以此相胁迫。可慢慢的,薛家键也知道那些被他侵害过的姑娘,为了名声,为了贞洁,都不会轻易站出来告他,他不大轻易在这上面栽跟头,甚至,他越来越肆无忌惮,越来越猖狂,越来越不听赵世杰的安排。赵世杰有点控制不住他了,故而,他便安排,把尸块抛在医学院,把警察引来,借助警察的势力,压一压薛家键,也让薛家键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一点代价,看他今后还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有人就要反对了,那赵世杰就不怕玩大了,引火烧身吗? 赵世杰这个人,他是很狂妄自大的。李雪梅出事,他对聂宝华说:让我知道是谁,我也把他给碎了。王琳琳被割喉在了电机厂,聂宝华慌了,可他却说:找几个小的顶就是了,这才是我们拿下电机厂的好机会。赵世铎被公安局叫去喝茶,他对赵世铎说:没多大事。天大的事,到了他那里,都不是事。聂宝华“不听话”,他就和蒋广善合作,把聂宝华变成自己的囊中之物,所以,当薛家键“不听话”,把警察引来,这事他干得出来。薛家键被抓,甚至后来警察把他干的丑事都查出来了,这个时候,薛家键就没有把柄落在赵世杰手中了。如此,赵世杰就不怕薛家键把他的事情说出来吗?当然怕。顾开岩说过,原本唯一一个愿意站出来指认薛家键的陈海平,突然就不告了,而且看起来是受了什么压力。 陈海平的压力就是来自赵世杰。薛家键一旦罪名坐实,那接下来就是判刑。可如果陈海平不站出来指认呢?很有可能结果就是天差地别,甚至都不会判刑。因为警察没有证据,也没有人告他,他何来的判刑。赵世杰就是要在薛家键危难关头,伸出手拉他一把,就是要让他念及这份情,不要把赵世杰的事给供出来。准确来说,也是一种警告,“你看到了吧,我可以把你送进去,也可以把你保出来,我的背后有靠山,实力就摆在这里,你看着办”。只能说,人性太可怕了。余爱芹被性侵,被杀害,被碎尸,甚至她失踪了,都没有人为她报案,她就那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她死得那样惨烈,可却没有人知道被碎尸的就是她,好不容易才确认了她的死亡,却迟迟找不到把她害成这样的人。 在真实的世界里,我们无法接受一个妙龄少女的好人之死。我不心疼卫国平的孤独,我只心疼余爱芹的死无全尸,心疼她的家人,他们都还在等着她学成归来,等着她衣锦还乡。更多精彩,请看下一期!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